咸宁娱乐舆情问政百科通信亲子房产旅游理财书画教育校园文史人才女性

五代线巨亏政府止血:上广电重组受困官僚体制

2020/3/26 0:25:10 来源:中国西藏网

  本报记者 程元辉 郝静 上海报道

  6月2日,广电电子(600602.SH)和广电信息(600637.SH)同时召开年度大会。广电电子已通过股东决议,终止收购广电光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电光电子)股权的原定资产重组方案,广电信息也通过股东决议停止向广电电子出售广电光电子股权。

  上海广电(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上广电)副总裁兼广电电子副董事长蒋松涛对《华夏时报》记者透露,重组目标将剥离非核心资产和不良资产,争取今年扭亏为盈。从第一季度看,上广电TFT-LCD第五代线(下称五代线)并没有“止血”,剥离已经成为定局。

  不过,市场期待已久的由上海市政府牵头、上海仪电控股(集团)公司(下称:上海仪电)主导的上广电整体重组方案仍未正式公布。

  蒋松涛在股东大会上表示:“重组方案还要通过上海市政府审批,我们对具体重组方案也不知情,公司可以做的是向证监会申请使广电电子和广电信息尽早复牌。”

  对于上广电困境,参会股东质疑管理层的能力和失职:“上广电走到今天的地步,我们很心痛,管理层错过了多次发展机遇,要对此负责,重组方案都是上海仪电做的,他们还有能力带领公司走出困境吗?”

  股东直面求解重组方案

  6月2日下午1点,上海良安大饭店,尽管外面小雨淅淅沥沥,广电电子股东大会会场陆陆续续到场了100多人。

  股东大会现场,股东代表胡女士对上广电的困境十分痛心:“现在长虹和海尔都很强大了,上广电却负债累累,我只能表示遗憾,上广电到底怎么了?我们的管理层还有能力经营企业吗?”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股民王先生指责管理层存在责任,上广电沦落到如今地步主要是缺乏企业自主权和市场运作机制。“从以前上海市政府主导管理,再到后来由上海仪电托管,上广电缺乏最根本的企业自主权,这样的机制对管理层和未来发展都是十分不利的。”

  “上广电存在严重的国有企业官僚体制问题,做对了没有奖励,亏损了也没有责任,这种体制不改掉,重组之后还会重蹈覆辙。”王先生告诉记者。

  王先生表示,上广电两家公司作为国有企业,存在以大欺小,对中小股东重视不足,因为广电电子和广电信息在二级市场上得不到资金支持,上马的项目只有通过政府注资。

  股东们风雨不惧显然是想向广电电子高层直面求解重组方案。

  蒋松涛对到场的股东们表示,“我们也不清楚具体方案,这是由市政府和上海仪电组成的工作小组制定的,并没有给上广电集团。可以肯定的是今年争取扭亏为盈和尽早复牌”。

  一位股东提出质疑:“独立董事是否要代表中小股东参与重组方案制定,市政府和上海仪电制定的重组方案能否保障我们中小股东的利益?”

  五代线为巨亏源头

  五代线归属广电光电子,是导致上广电两家上市公司巨亏的主要源头,从上市公司剥离基本成为定局。

  对于亏损原因,蒋松涛对本报记者介绍,去年上半年,广电光电子盈利3亿元,本来要通过收购成为广电电子核心资产,但是去年金融风暴对液晶产业影响甚大,比如一块液晶面板价格为129元,现在跌到40元。

  “由于属于新兴产业,生产材料通过国外采购,加上物流成本和时间段长,造成库存成本高于销售成本。”蒋松涛说。

  上广电财务部副经理兼广电电子监事会副主席程震对本报记者透露,五代线仍然没有“止血”,还在亏损当中。

  蒋松涛也提到公司债务重组很大一部分是光电子产业,根据剥离不良资产重组思路,五代线剥离上市公司已经提上日程。

  由上海市政府大力投资的五代线将何去何从?蒋松涛对记者表示,“引入战略投资当然是好事,不排除旗下子公司股权变动可能”。一位接近上广电人士称,上海市政府肯定不会放手五代生产线,方案倾向于把五代线相关资产从上市公司剥离后,重新注资成立公司并引入战略投资者,然后通过启动原计划本来就要上的六代线,打通融资渠道。

  据了解,目前已有深天马和彩虹集团、京东方等多个公司在与上海仪电密切沟通有关重组事宜。


相关阅读:
抖音直播人气 zzzshua.com
  • 咸宁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点信息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 cgfhyw.cn copyright 2000 - 2015
  • 冀ICP备09047539号-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06002
  •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冀)字第101号|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311618号